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nshine's Blog

Tomorrow is another day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福利院小记  

2012-03-03 15:31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昨天听说今天上午还得去参加单位组织的活动,按照惯例抱怨了半天。

今天起了个大早,才发现自己已经无需依靠表铃能在8:20之前自然醒。可惜的是今天只需要9:20醒来就可以完成早间战斗。空余的一小时,做行测题,时间是拿来利用的,不是拿来浪费的。

哈密最近气温有点降低,显然一件衬衣、一件呢子外套、一条牛仔裤已经不够用来御寒。压着对工作不满的情绪,来到了地区福利院。

直到进入这个像幼儿园似的地方,我才发现这里的特殊之处。跟随着福利院主任的介绍,我环顾四周,一一扫描着这些福利院的孩子。李主任说,有些大多孩子都是因为身体残疾所以被父母遗弃,有的弱智,有的神经病,有的心脏病,有的自闭症,有的狂躁症。

面对这些性格迥异的孩子,有一个可爱乖巧的小女孩进入我的视线。紧接着她被院长抱起,看到她纯净的眼神,我也笑容满面的看着她。同事们说,这个叫朱雪玉的四岁小女孩一直在看着我这个姐姐,在大家的鼓动下,我也开心的从院长手中接过孩子,抱着她,尝试着和她做简单的交流。

熟悉我的人知道,我是那种可以千变万化的性格,遇到可爱的可以立马从成熟稳重变到天真幼稚。为了和小朋友顺利交流,我用只给老公撒娇的语气和她娇滴滴的说话,学着小朋友的说话的腔调和语言运用方式,很快我成功的完成了第一步,抱着小雪玉转遍了整个福利院,她用小手给我指着墙上悬挂的照片,介绍着谁是谁。很快有一个叫阿迪力别克的维族小男孩也加入介绍照片的行列,忙着介绍起来。同事们都说我是孩子王,说我母爱泛滥。他们不知道,我以前根本不喜欢孩子,对于小孩的闹腾表现出无比的反感和厌恶,不知今天是怎么了,这些孩子让我没有办法不喜欢。

在我给小雪玉换我们送来的新衣服的时候,又跑来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坐在我身边,我问她名字,她说叫党苗苗,她看到小雪玉有新衣服穿感到非常的羡慕,一个劲的夸雪玉的衣服漂亮,我答应她会给她也去领一件,她高兴的挽着我的胳膊,说“谢谢姐姐,姐姐你真好”。领衣服的时候发现这批衣服完全没有大码,苗苗肯定穿不上。这时候李主任呵斥道”苗苗你再不要凑热闹了撒,哪有你穿的号?!”我明显的发现苗苗一下变了脸色,坐到一边开始发呆。我理解,这种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滋味儿。来到福利院,大家都围着年龄小的孩子转,又搂又抱的,年龄大点儿的孩子却被冷落在一边,好像是年龄大了,成熟了,理应被冷落一样。就像现实中的我们一样,长大了,常常被忽视一些在大人不屑一顾的感受,例如:自尊心,关爱和温暖。今天大家都忽视了,这些所谓的“大孩子”也是从小失去父母关爱的小孩子成长起来的,因为疾病或是残疾,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在学校上学,因为年龄比小伙伴大,而不受宠的落寞和孤单,抑或是嫉妒。我急忙跑到苗苗身边安慰她,答应她下次过来会带新衣服给她,她点点头,面无表情的还是坐在那里,我知道,她需要时间来平复刚刚受伤的心灵。对于这样的允诺,她也许只能当作是一句打发的借口,可以想象,很多组织很多单位打着各种活动旗号的来访,曾给她承诺过太多太多,或许比我的更为华丽,因为这个地方有魅力在短时间内触动人心,但是活动结束后,真正完成诺言的人几乎没有,就算没有物质,仅是来看看孩子,不把“常过来看你”当作一句冲动时候的空话,孩子们也不至于对待新的承诺麻木、无动于衷。

我知道,他们需要的不是物质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这里的每个孩子每月都有900元抚养费用。这个数目,我想是够了,再加上各种组织各种单位的捐助,孩子们在物质上已无所求。但是内心需要关爱和温暖的需求却久久不能得到满足。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个有洁癖的人,可是我今天一直抱着个四岁的孩子长达半小时之久,给她穿衣服,穿鞋子,连我自己都感觉这是一个奇迹。当我在小雪玉的带领下进入一间宿舍时,看到的情景真的是震撼人心。刚才主任说的那个有神经病靠药物维持生命的男孩子就被关在里面,他一见到我进去,就咧着嘴傻笑,想要拉住我,可是却无法用语言表达,我知道,他虽然不会说话,但是能听懂我的话。他一直注视着我这个陌生人笑,我也笑着和他握握手,或许语言此时已经无法传递我们之间友好的讯息,唯有笑容。通过握手的接触,我感受到了他的粗糙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难以想象他在犯病的时候是怎样摧残自己,让自己痛苦的。此时,我的心和他犯病时候一样痛苦。他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,我不会像平时见到大街上流浪的神经病患者一样害怕或是躲开,而是用最温柔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明白我是善意的,不会嫌弃他,愿意和他做朋友。除了他,我还看到了很多被大家俗称为“怪胎”的孩子,刚开始是有些受到惊吓,毕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外表和正常人有巨大差异的孩子,很快我发现他们都很可爱,也很乖巧。小雪玉显然非常熟悉这里的环境,这里的每一个人,非常热情给我作介绍。离开这个房间时,那个男孩试图想拉着我一起出去,可是这里的老师把他拉住了,从他的眼神中我发现了和刚才的兴奋截然不同的失望和无奈。我这个外人,也不好破坏了人家的规矩,最终还是抱着小雪玉离开了。

今天,我没有掏出手机拍一张照片,既是遵守规定,又是履行尊重保护隐私的义务。长得好的,年龄小的孩子,总是最受到欢迎的那些,剩下的年龄大的,或是病情严重,长有怪相的,不是被关起来就是被冷落在一边。我们的来访,说直白一点,是出于应付上级的工作任务,对公平发放衣物这一点,显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,自然也就有人欢喜有人忧。我知道,孩子们在乎的不是能不能得到捐赠的新衣服,在乎的是能不能享受公平的呵护和爱。

临行时,我忍住了不舍和眼泪,最后离开了福利院。

希望大家都发自内心的来关心这些可怜可爱的孩子们,而不是出于应付,或是做给谁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